更多精彩

2018最新送彩金白菜网官网

2018-04-08 11:2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岁月如歌 阅读:4255

写此文,首先来个辜鸿铭对成语“知足常乐”趣解的幽默笑话:

辜鸿铭喜欢妻子淑姑的小脚,无聊时就低头闻她的脚;写作需要灵感时就叫她把玉足放到事先准备好的凳子上,时捏时掐一时文思泉涌。他曾津津乐道:“前代缠足,实非虐政,我妻子的小脚乃我的兴奋剂也。”康有为为此送他一张“知足常乐”的横幅,他说:“康有为深知我心。”

辜鸿铭(1857.7.18-1928.4.30),字汤生,号立诚。祖籍福建省惠安县, 生于南洋英属马来西亚槟榔屿。父亲辜紫云,母亲则是金发碧眼的西洋人。他,混血儿,在这种家庭环境下的他可想自幼就对语言有着出奇的理解力和记忆力。

辜鸿铭十岁就赴西方求学,14年的求学历程,使得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并获得了13个博士学位。 回国后,他翻译了中国"四书"中的三部《论语》、《中庸》和《大学》,并著有《中国的牛津运动》和《中国人的精神》等多本英文书,向西方人宣传东方的文化和精神,并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为世界了解中国,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因此,被国人誉为学贯中西第一人。

随着洋务运动深入开展,辜鸿铭积极引进西方的先进科技和人文学说。武汉大学的前身自强学堂,就是他上奏光绪皇帝(光绪十九年)获批而筹建的,并参与了执教,他也曾任宣统帝外交侍郎(外交部副部长)。满清皇朝被推翻后,他失业了,受蔡元培邀请,执教北京大学八年。

若以上介绍,还没对他加深印象,那就说个人人皆知的人物——辜振甫。辜振甫是他孙子。

《清史稿列传》有他传记,见“列传二百七十三”章。

我写此文,只想讲他“狂人怪杰”的趣事,看是否有点味道?

作为一个熟读经史、学贯中西的学究,固然有其思想的光芒,但更应深谙君子之道、和而不同谦逊之恭,可惜他就是“狂”就是“怪”,而且到乖张程度。

一次辜鸿铭代表北洋政府出席华府会议的酒会,一个浅薄的美国女士坐在他旁边。望着这个形容古怪还扎着小辫的中国老头,羞辱性的学着唐人街腔的破碎英语,一字一字地问道:“likesoup?”(喜欢这汤吗?) 辜礼貌地点头微笑。女士认为这个中国老头连最浅的英语都听不懂,便不再答理他了。酒过三巡,辜起立致词,操一口流利典雅的英语,全座为之赞叹不已。辜坐下来,也学那女士的腔调,低声问已经羞得满脸通红的女士道:“likespeech?”(喜欢我的演讲吗?) 哈哈,对女士,他也毫不客气怼上一句。

无独有偶。胡适1917年刚被聘为北大教授时,作为北大最年轻的教授,做了一次演讲,用英文念了一句荷马的诗,结果下面也传来了一阵英文,意思是胡适先生的英语是英国下等人的发音,而嘲讽胡适的就是辜鸿铭。这,恰与上例同样境遇,虽史上有文人相轻惯常之风,如此,还是觉得他不够地道。

还有更绝的。

辜鸿铭在两广总督署和湖广总督署的幕府当了二十年的幕僚,很受张之洞的器重。可是他却敢拿张之洞和端方这前后湖广总督开涮,他说:"张文襄(张之洞)学问有余而聪明不足,故其病在傲;端午桥(端方)聪明有余而学问不足,故其病在浮。文襄傲,故其门下幕僚多伪君子;午桥浮,故其门下幕僚多真小人。"

两任湖广总督都有气量,对此不予计较,若是计较,那他早就下了课,哪还能待上二十年。

可当有人轻蔑他,他却耿耿入怀。

湖广总督张之洞六十岁生日,嘉兴才子沈曾植(进士出身,满腹经纶)前来祝寿,辜鸿铭高谈阔论中西学术制度,沈曾植却一言不答,辜甚感奇怪,问他为何不发一言?沈答:"你讲的话我都懂;你要听懂我讲的话,还须读二十年中国书!”两年后,辜鸿铭听说沈曾植前来拜会张之洞,立即叫手下将张之洞的藏书搬到客厅,沈问辜:"搬书作什么?"辜道:"请教沈公,哪一部书你能背我不能背?哪一部书你懂我不懂?"尴尬!还好,沈曾植不予计较,释然大度,大笑道:"今后,中国文化的重担就落在你的肩上啦!"辜报了一箭之仇,听其赞美,喜滋滋的得意样写在脸上。

应当承认,历史传承也有糟粕,随着社会的进步,当该摒弃就得摒弃,可辜鸿铭在这方面却不是这样。开篇所述,就是一例。他支持并主张女人裹足。

辜鸿铭还主张男人纳妾,认为这是社会稳定的基础。他说,男人是茶壶,女人是茶杯,一个茶壶肯定要配几个茶杯,总不能一个茶杯配几个茶壶吧!于是,他在日本纳妾贞子。虽民国也有纳妾现象,但作为在西洋求学十四年,并在日本讲学三年的学者,还因循守旧,那就让人微词了。

满清被民国推翻,可他依然对满清心存眷恋,并一直留着小辫。有一年,张勋过生日,辜鸿铭送了一副对联,上联是"荷尽已无擎雨盖",下联是"残菊犹有傲霜枝"。事后,辜鸿铭故作神秘地问胡适,这副对联有什么含意。胡适笑答:"'残菊犹有傲霜枝',当然是指张大帅和您老的辫子了。但不知'擎雨盖'是指什么?"辜鸿铭答:"'擎雨盖'就是清朝的大帽子。"由此可知,他对改朝换代不以为然,并还有种怀旧感,或许还揣着复辟梦想哩!

上面尽说了他“怪”他“狂”,但也得承认,他满腹经纶,著书立作颇丰,在近现代史上产生过重大影响。如民国初,他在东交民巷使馆区的六国饭店讲演《春秋大义》,有很多人想去聆听,一票难求。不但要票,而且票价要高于“四大名旦"之首的梅兰芳。梅兰芳的戏票价格为一元二角,而辜鸿铭的讲演票则开价两元(大洋),却还是很叫座,足见他学术功底丰厚和受学术界尊崇的程度。

……

我国近代著名的教育家、思想家和社会活动家罗家伦曾评价辜鸿铭:在清末民初一位以外国文字名满海内外,而又以怪诞见称的,那便是辜鸿铭先生了。林语堂认为,鸿铭亦可谓出类拔萃,人中铮铮之怪杰。不得不说,这些人的评价,客观中肯。

辜鸿铭一生很传奇,不管人们对辜鸿铭的评价如何,但他对中华文化的阐释宣扬功不可没。他以极大的热情和创造性把中国传统文化介绍给西方世界,在中西文化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因此在中西方都声名远扬,其好评不少。他所奏出的生命乐章,毫无疑问是响亮的。我如此对一代大师来轻浮谈论,不禁诚惶诚恐!

史载浩瀚,人杰繁多,在历史长河里,可以肯定地说,辜鸿铭老先生在近现代史上溅起了一朵浪花,呵呵,你看,这朵浪花是不是也很生动有趣呢?

最新评论 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